专注高效获取知识

35岁被裁员,怎么办?

2019-05-24 11:06

图|Paolo Uccello

看到德鲁克的这部分文字,我才意识到,我们至今怀有的那种“可以一辈子在一个单位工作”的意识,其实是一种陈旧的、前工业时代的工作观。

农业时代的人类要么从事农耕,要么受雇于政府,因为通常政府存在的时间比个人的寿命要长,所以我们会有做公务员“稳定”“可以养老”的感觉。

但随着整个世界越来越由市场驱动,为公司和企业工作的人也越来越多,这时你就必然要面对德鲁克文章中提到的问题:

我们在下半生做什么?

大部分企业的招聘都要求年龄在35岁以下。35岁以上的职场人士,应对当下的工作已非常轻松,且生活稳定、有了孩子,在公司已攀升至中层管理岗位,起码还能再工作30年。

此时若遭遇公司倒闭、行业衰落,或突然被公司裁员,他们要如何应对自己的人生危机?

看今天这篇推送或许有帮助。

——饭饭

 你的下半生

个人的工作寿命可以超过组织的寿命,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。

一个全新的挑战也随之而来,即我们在下半生做什么?

我们不再指望到我们60岁时,我们30岁时就职的组织仍然存在。但是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在40年或45年中一直做同一种工作也太漫长了。

他们会越做越退步,感到厌烦,失去工作的全部乐趣,“在工作岗位上退休”并成为自己和周围所有人的负担。

这种情况未必适用于伟大的艺术家等取得卓越成就的人。最伟大的印象派画家克劳德·莫奈即使双目几乎失明,在80多岁时仍旧在创作,而且每天工作12个小时。

巴伯罗·毕加索可能是最伟大的后印象派画家,同样在90多岁时仍然坚持画画,直至去世,而且在70多岁时还开创了新的画派。

西班牙大提琴演奏家巴伯罗·卡萨尔斯是20世纪最伟大的乐器演奏家。在97岁时,他还计划演奏一个新的曲目。就在他有一天练习时,突然去世。

但是,即使在取得伟大成就的人当中,这些人也只是极个别的例外。马克斯·普朗克和阿尔伯特·爱因斯坦都是现代物理学巨匠,他们在40岁以后都不从事重要的科学研究工作了。

普朗克还另外从事过两份工作。1918年后,60岁的普朗克曾经负责重组德国科学界。1933年,纳粹迫使他退休。1945年,在希特勒倒台后,年近90岁的普朗克再次出山重组德国科学界。

但是,爱因斯坦在40多岁就退休了,因此也引起了不小的“轰动”。

今天,许多人都在谈论管理人员的“中年危机”问题。在进入45岁后,大多数管理人员都到达了事业的巅峰,而且他们也明白这一点。

在做同一种工作20年后,他们在工作上已经驾轻就熟。但是,很少有人能够继续学习,很少有人能做出更大的贡献,而且很少有人希望他们所做的工作给自己带来挑战和满足感。

工作了40年的体力劳动者(如在钢厂或火车驾驶室中工作的工人)在达到迟暮之年前(即达到传统的退休年龄之前)很早就感到身心俱疲。他们的一生就这样“结束”了。

如果他们能继续活下去,如果他们的平均寿命能达到75岁左右,那么他们在这10~15年中会过得很愉快,要么什么事也不做,要么打打高尔夫球、钓钓鱼、搞点小爱好什么的。

但是,知识工作者的一生并没有“结束”。

尽管他们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小牢骚,但是他们完全可以继续发挥余热。然而,知识工作者在30岁时本来感到具有挑战性的工作,在他们过了50岁以后就会变成一潭死水,而且他们仍旧有可能继续再工作15~20年。

因此,要自我管理,我们将越来越需要为自己的下半生做好准备。在这个主题上,鲍勃·布福德(Bob Buford)撰写的《中场休息》(Half Time)和《下半场赢家》(Game Plan)是最优秀的著作。

鲍勃·布福德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,他自己开创了自己的下半生。

我们找到了三个答案。

第一个答案是,开始从事第二职业和做不同的工作(如普朗克的所作所为)。这通常意味着我们只是从一个组织换到另一个组织。

美国的中层企业管理人员就是典型的例子。许多人在45岁或48岁时换工作,进入医院、大学或一些其他非营利性组织工作。

在这个岁数上,他们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,而且他们已经攒够了退休金。在许多情况下,他们仍旧做同样的工作。例如,在大公司担任部门领导的人到中等规模的医院担任院长。但越来越多的人实际上开始做不同的工作。

在美国,相当多的中年妇女在企业或当地政府工作了20年,后来又提升到低级管理职位,现在在45岁时,孩子也长大成人了,她们选择进入法学院学习。三四年以后,她们在当地社区担任初级律师。

我们将看到在第一份工作上做得相当成功的人,越来越多地从事第二职业。

这些人都是精明能干的,如那个进入当地社区医院工作的部门负责人。他们知道如何工作。

随着他们的孩子各奔前程,他们的家变得冷冷清清,因此他们需要社区,他们也需要有收入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需要挑战。


 并行不悖的事业

“下半生我们做什么”的第二个答案是发展并行不悖的事业。

许多人,特别是在本职工作上做得非常成功的人,仍旧留在他们奋斗了20~25年的岗位上。他们在主要岗位上每周工作40~50个小时。有些人从忙忙碌碌的专职工作人员转变为兼职员工或成为顾问。

但是,他们为自己找到了一份与本职工作不矛盾的工作,通常是在非营利性组织中工作,每周需要另外工作10个小时。

例如,他们负责管理他们的社区。他们管理受迫害妇女避难所,在当地的公共图书馆担任儿童图书管理员,在学校教育委员会担任委员。

第三个答案是“社会企业家”。

这些人通常在本职工作上做得非常成功,他们中有商人、有医生、有顾问和大学教授。

他们热爱自己的工作,但觉得原来的工作不再具有挑战性。他们继续做原来的工作,但在这些工作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少。他们开始参与另一项活动,通常是非营利性活动。

前面提到过的鲍勃·布福德,先是成功创办了一个电视和广播企业,而且仍旧继续经营这个企业;后来又成功创办和经营了一个非营利性组织;现在,他建立了第二个组织,这个组织同样办得很成功。通过这个组织,其他社会企业家学会了如何管理他们自己的非营利性事业,同时又不耽误原有企业的经营。

能够利用好自己的下半生的人可能只占少数。大多数人可能继续做他们现在做的事情,即在工作岗位上退休、对工作感到厌烦和继续例行公事与度日如年,直至退休。

但是,由于这些占少数的人认识到,延长的工作寿命对于他们自己和社会来说都是一个机会,因此他们越来越有机会成为引领潮流的人和我们效仿的楷模。他们的“成功故事”将越来越多地得到广泛传颂。

要利用好我们的下半生,我们需要:在我们的下半生到来之前,提早做好下半生的打算。

当人们30年前第一次认识到平均工作寿命会越来越长,而且延长的速度非常快时,许多观察家(包括我自己)都认为退休后的人们将越来越多地成为美国非营利性机构的志愿者,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。

如果我们在40岁之前没有开始从事志愿者的工作,我们在60岁以后也不会成为志愿者。

同样,我认识的所有社会企业家都是在他们原有的企业达到顶峰之前,就早早地投身于他们的第二个事业。

一个律师在大约35岁时就开始作为志愿者为他所在州的学校提供法律服务。在40岁时,他当选为学校教育委员会委员。50岁时,当他积累了大量财富后,开创了自己的事业,即建立和管理模范学校。

然而,他仍旧在原来的大公司担任首席法律顾问,这份工作几乎占用了他的全部时间,而在他帮助公司的创始人创办这个公司时,他还只是个年轻的律师。


 趁早培养出第二个主要兴趣

知识工作者需要趁早培养出第二个主要兴趣

在我们的生命或工作中,期望不遭遇到重大挫折是不现实的。

42岁精明能干的工程师因得不到公司的重视而无法升职。同样42岁年富力强的学院教授认识到,即使他完全有资格担任重点大学的教授,他也只能永远待在给他第一份工作的小学校里,无法到重点大学担任教授。

我们个人的家庭生活中也有这样那样的悲剧发生,如婚姻的破裂、丧子等。

在这时,如果我们有第二个主要兴趣,事情就会不一样了。这种主要兴趣不只是另一个爱好。

精明能干但错失升职机会的工程师现在知道,他的工作做得还不是很成功。但是,在本职工作以外的活动(如在当地的教会担任财务总监)中,他却取得了成功,而且继续取得成功。

虽然有些人的家庭破裂了,但在本职工作以外的活动中,他们却拥有一个集体。

在一个非常重视成功的社会里,第二个主要兴趣将变得越来越重要。

在人类以往的历史上,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。

在知识社会中,我们希望每个人都是“成功者”。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能避免失败就是最大的成功。我们每个人在某个领域能做出我们的贡献、做出不同凡响的事情和成为重要人物,这对我们个人、对我们的家庭都是极其重要的。

这意味着我们在主要工作之外经营的第二个领域,我们认真发展的第二兴趣、工作之余参与的其他事务,将使我们有更多机会成为受别人尊敬的人、领导者和成功人士。

《21世纪的管理挑战》

作者:(美)彼得·德鲁克(Peter F. Drucker)

翻译:朱雁斌

出版社:机械工业出版社

出版时间:2018年11月